首页  »  武侠小说  »  神鵰侠侣•逍遥篇[十四]

神鵰侠侣•逍遥篇[十四]

添加:2020-04-13来源:人气:加载中

END
午饭时,人人兴高采烈,严举人更是把秦艳芬当作心肝宝贝,呵护的无微不至 ,要不是碍着在杨过家中作客,早就抱着这个娇滴滴的「新」老婆亲热了。   杨过依礼敬了严举人和秦艳芬几杯酒之后,笑道:「严兄,嫂夫人美若天仙, 严兄可更要珍爱才好。」   严德生喜不自胜的看着身边的老婆,没口的应道:「那是自然,那是自然,艳 芬一直都是我的好老婆,这些年来要不是有她帮着我,我在洛阳早就待不下去了。 」   秦艳芬挽着严德生的臂膀,羞道:「也不怕杨兄弟和妹子们笑话。」   严德生大声的道:「这本来就是真的,杨兄弟和妹子们才不会笑呢!」   杨过和众女却都大笑出声,秦艳芬更脸红了,挨着严德生扭着身子不依。严德 生也畅怀大笑,他今天可是既得意又高兴。   坐在旁边的赵英和赵华忙着帮他俩布菜、斟酒。赵英笑盈盈的道:「姐夫,师 姐这样美,你要怎样爱她啊?」   严德生一愣,他一时没弄清楚赵英言下的意思,不知该如何回答。   赵英笑道:「姐夫,小妹的意思是说,师姐现在的模样虽然好看,可不是永久 不变的,这只是暂时的,如果不好好保养,三、五年之后,又会慢慢变形,那时要 再恢复青春,可就难上加难了。」   严德生吃了一惊,忽又笑道:「英师妹的意思我懂了,你是要我和艳芬好好练 那房中之术,这我是一定照办的。杨兄弟传我的功诀我可练的勤快的得,一点都不 敢偷懒,这一点艳芬是知道的,而且这个功法真是有用,这一个多月来,全身筋骨 轻快,也不会腰酸背痛了,以前练过的一些功夫也都慢慢使得动了。我五更起床, 以前每天要午睡的,现在也不用了。还有,你们看,我现在都不用穿皮袄了。」   众人闻言都很高兴。杨过笑道:「严兄这样勤练兄弟所传的功夫,兄弟听了也 是很欢喜。」   严德生正色的道:「兄弟,这可是大恩大德,我是永生不忘的。」   杨过很高兴,于是又道:「严兄倒也不必如此,你既是把兄弟所传的功法这样 看重,饭后兄弟就再传你一套技击功法,和你现在所练的内功心法可以相辅相成, 练成以后,洛阳这个地方能够和你为敌的应该也不多了。」   严德生大喜过望,他站起身子,对着杨过就是一鞠躬,大声道:「兄弟,真是 太感谢你,我是一定会苦练的,经过这几次死里逃生,虽然看开了很多,可是也不 能任人欺负。」   赵英笑道:「公子,你对师姐夫这样好,小妹也要谢谢你。」又侧头对严举人 笑盈盈的道:「姐夫,师姐现在这付身子,在半年之内,可只能欣赏,不能碰的, 她跟你一样,也是要闭关的。」   杨过笑嘻嘻的看看秦艳芬,又看着严德生,道:「严兄,你也知道,练每一种 功夫,都是要吃苦的。」   严德生心头直跳,忽然红起了脸。他不是怕吃苦,而是怕坐关,这一个多月来 ,可把他快给憋疯了,但因练功有效,所以也就强忍了下来,只不过这种滋味是很 不好受的,因为功力愈有进境,那种需要排放的慾念和冲动也就愈为强烈,尤其是 现在看到这个好老婆这样妖娇美艳,他早已是心痒难熬,忽听赵英说好老婆也要闭 关,他就已吓了一跳,幸好只有半年,也正好和自己差不多的时间,这也就罢了, 他是怕杨过又要他继续坐关,这可如何是好?一时之间,竟说不出话来。他那付怅 然若失、脸红唇白的愁苦样子可把大家给笑坏了。   杨过莞尔一笑,道:「严兄不用过虑,嫂夫人这样娇美,兄弟也不忍你坐关太 久,但之前这半年的时间是不能少的,现下已过了一个多月,这一点你无论如何要 下定大决心坚持下去,千万不可心猿意马。兄弟饭后要传你的技击功法是要实际操 练过招的,只因你以前没有正式学过武功,所以练起来会很辛苦,不过可比你以前 练外门功夫时那种三更灯火五更鸡的情形可轻鬆多了。」   严德生长长的吁了一口气,只要不是延长坐关的时间,他是吃什幺苦都愿意的 。他暗暗吞了一口口水,看了老婆一眼,挺起胸膛,大声的道:「兄弟,你放心, 我是不怕吃苦的,再怎幺说,我这个武举人的顶子也不是白白得来的,想当年,我 年轻的时候,操练刀枪弓马的那种拚命劲儿,连我师父也是夸不绝口的。」   杨过大声的喝了一声好,道:「既是这样,兄弟一定倾心相授,你只要把这两 门功夫练好,兄弟保你今后不论在闺门之中,或是在江湖之上,都是一条龙。」   秦艳芬喜的笑不拢嘴,一直深情脉脉的看着严德生,见他这样慷慨激昂,可也 全为了她,她当然是心花怒放了。   众人嘻嘻哈哈的又吃又喝了一会儿,好是欢乐。秦艳芬忽然举杯向杨过道:「 兄弟,我对你们一家子,也不再说什幺感恩和感谢的话,今儿个你和阿紫妹子大婚 ,我先敬你一杯,晚上我们可是还要再喝的,而且还要闹洞房。」   杨过称谢,仰头喝了一杯。阿紫娇红着脸,这回儿她可不敢靠到杨过身上,只 黏着身旁的秋菊,两眼却看着杨过,一脸的幸福和喜悦。   秦艳芬喝了一杯酒之后,停下了杯子,赵华忙又替她斟上。秦艳芬笑的很是开 心,她道:「昨天的事情很是有趣,我本来是想晚上喝喜酒时再和大家说的,现在 大家这样高兴,我就先说了。」   众人见她卖关子,却也很是好奇,都睁大了眼睛看着她。秦艳芬故意润润嗓子 ,才笑盈盈的道:「昨天是大年初五,很多商家都挑这一天开市接财神,我夫君也 一早就到各个铺子去张罗,一直到半夜才回来,就我留在家里打点。巳时未到,忽 有护院师父来报,说有一位彭公子和孙姑娘来访……。」   杨过和众女听到这里,都啊了一声,也都惊诧不已,彭公子一定是太行山的彭 长治了,那孙姑娘应该就是孙小红无疑,但他二人怎会同时到严府呢,岂不奇怪之 极?因为大家都记得赵英在王屋山有意为彭长治和孙小红牵红线之事,不想竟是这 样灵验,于是又都看着赵英。赵英也是大为惊奇,竟会有这样的事?大家都好奇的 不得了。阿紫笑的好是大声,又连连道:「好好玩噢,好好玩噢……!」   秦艳芬见大家这样有兴趣,不觉很是得意,于是又啜了一口酒,道:「我当时 也很奇怪,孙姑娘来访倒是意料中事,但这位彭公子是谁啊?我可是一点都没印象 ,于是就匆匆到了大门口迎接,一看果然就是孙小红姑娘,身旁的那位彭公子我可 真的不认识,看样子他二人也是互不相识。」   众人又都讶异的啊了一声。这次可是静静的听秦艳芬细说下文。   秦艳芬笑道:「两河三帮也是选在初五开市,帮中人物一早都忙着接财神,孙 姑娘因为不是帮中之人,她又急着到我家来,所以就自个儿先来了,王帮主夫人她 们是在午后才到的。」   众人这才稍稍了解了一些状况。又继续听秦艳芬说下去。   「孙姑娘自个儿进了洛阳之后,一路问人,到了我家附近,看到彭公子手上提 了一堆礼物,在我家门前徘徊,就上前问他说,这是不是严大倌人的府上?」   众人听到这里,都笑出了声,天下事真有这样的巧法!于是大家听的更加兴致 勃勃。   秦艳芬也嘻嘻笑了几声,又道:「他二人一交谈之后,才知道都是第一次来我 家的,于是一起敲门来到屋内。我当时一看,这彭公子一表人才,相貌堂堂,可就 不知是谁家子弟,于是就问他了,他说他是太行山彭家寨的彭长治,大年初一那天 在王屋山遇见两位赵姑娘,是赵大姑娘要他来洛阳见我的。当时我很奇怪,不知英 师妹要他来见我干嘛,当我再问他时,他却害羞的不肯再说,眼睛却一直看着孙小 妹子,我心中突然灵光一闪,已有了计较,于是就儘量找机会让他和孙姑娘说话, 也留他一起午饭,两人很是投缘,一直到下午王夫人她们一伙人来了以后,才送他 出门,这两个小家伙都还依依不捨呢。你们说,我是不是做对了?」   阿紫拍手大笑,从椅上跳起来,道:「秦姐姐,你做的太对了,真是太对了! 好好玩噢,好好玩噢!」说着,缠到杨过身上揉了半天,她是为孙小红感到高兴不 已。   杨过和小龙女也都笑的很开心。小龙女笑道:「英妹妹果然已是半仙了。」   众女也都纷纷向赵英道喜,说她功德无量。   这下轮到秦艳芬不懂了,她诧异的问道:「这究竟是怎幺回事?可该你们跟我 说了吧。」   赵华娇笑道:「师姐,说来也真是很好玩,这位太行山的彭公子和另一位中条 山的郑公子同时爱上了咱们的张艳惠张师妹,两人互不相让,张师妹又不表态愿意 嫁给谁,还惊动了双方家长,两家相约大年初一正午在王屋山济水源头的山谷比武 订亲,那时,咱们正好和公子经过那里,事关同门,于是出面过问,得知了事情始 末后,公子就吩咐我姐妹好好处理这椿喜事,姐姐又问张师妹心中真正喜欢的是谁 ,张师妹说彭公子待她甚好,她不忍伤了他的心,所以才一直没有明白说出真正喜 欢的是结识在先的郑公子,但姐姐见彭公子是不可多得的好青年,如果处理不善, 可能就会毁了一位有为青年,心下有所不忍,所以虽然劝退了彭公子,却要他新春 期间前来洛阳找你,姐姐对他说,说不定他的姻缘就落在这里,不想果有可能成真 ,而且竟是这样的巧妙。」   赵华滔滔不绝的说到这里,自己也是笑个不停。秦艳芬可是愈听眼睛睁的愈大 ,口里不住的叫道:「竟有这样的事,竟有这样的事!」   赵英也是极为惊异,对自己处理这椿事的经过却也很得意,于是笑道:「师姐 ,我那时在劝那位彭公子时,忽然想到明姐姐和春兰、秋菊两位妹子那晚跟你们在 洛阳居遇到孙小红姑娘的事,但妹子之前并未见过那位孙姑娘,心中却产生了替他 俩撮合的念头,妹子知道师姐已答应传授那几位夫人和姑娘们房中之术,也知道她 们新春期间会来你府上拜年,所以就提示彭公子也在这个时候前来拜见秦师姐,不 想却是这样的巧,竟让他们在门口就遇上了,这真可说是奇蹟了。」   杨过笑道:「英妹那日答应那位彭公子,要我传他一些内功心法,稍后我写一 份功诀,就託秦师姐带去,下次他再来时,交给他也就是了。那位彭公子我虽只是 匆匆的远远看了一眼,确是有为青年。」   秦艳芬点头应是,却又一付惊讶的连道:「这真是太意外了,也太神话了,莫 不是英师妹真的成了半仙?」   小龙女和众女都一致看着杨过,因为杨过已是不肯成仙的半仙,但他似乎也没 有这种神奇的未卜先知能力。   杨过笑道:「我没这幺大的能耐,除非是跟自己切身有关的大事,才有可能事 先获得感应,否则样样事都未卜先知,不管是做人或是做仙,也都没什幺意思了。 」   他说的一点都没错,如果每件事都事先知道,这日子过得真是一点乐趣都没有 了。   众女都噢了一声。   秦艳芬看看杨过,又看看众女,她有些奇怪众女的神态,也对杨过突然说出这 样的话感到惊异,她吶吶的道:「杨兄弟……?你真的……?」   赵英看着小龙女,见她没什幺表示,袁明明和众女也都不啃气,她稍稍思考了 一下,含着笑脸,又婉转的道:「师姐,你知道公子的修为真的已经很高了,有些 事情他只是不想而已,不论是想要成仙或是想要未卜先知,只要他有心去做,都是 可以做到的。」   秦艳芬睁大着眼睛,严德生也是张着嘴看着杨过,他们足足愣了半刻,才都感 叹了一阵。秦艳芬道:「英师妹这样说,足见你们没把我们夫妇当作外人,其实这 也是想当然的事,否则凡人那有这样神奇的武功?这半年多来,我每次看到龙姑娘 和各位妹子,就会觉得每个人的气质神韵每次都有不同,这就表示你们的修为日日 都在精进,现在也应是接近仙凡之体了,我这点眼光也还是有的,只是你们不说, 我当然也不好随便乱问,免得触犯了你们的忌讳。」   秦艳芬平时看来有些大而化之,也有豪迈之气,但为人很是精明,像杨过一家 初来洛阳时,她在城门口易容等候,以及为他们购置这间三户相连的屋子等事,都 是出自她的主意,由此当然也可看出她是一个很有谋略的女中豪杰,不然李玉梅也 不会要她担任洛阳的百花宫负责人。   小龙女微微一笑,有些歉然,又有些欣慰的道:「秦师姐的观察和看法很有见 地,你这样照顾和体谅咱们一家子,也才能让咱们在洛阳安安稳稳的住了半年多, 没有受到丝毫骚扰,咱们都是对你夫妇感谢的不得了。」她又诚挚的道:「修道成 仙是要有机缘和一份虔诚的向道之心,但过儿和咱们姐妹都没有,所以能有现在的 修为和境界,其实也是修练武功而来,两位如能精益求精,在房中术和过儿所传的 功法中深入体悟,总有一天也是会和咱们一样的,只是达到咱们目前境界的早晚时 间可能有些不同而已。」   秦艳芬似有怀疑的问道:「龙姑娘的意思……是说我和夫君将来…也能和你们 一样的成为…仙凡之体……?」   杨过笑道:「龙儿说的没错,总有一天,贤夫妇也能和咱们现在一样,只是还 要看修练是不是得法,当然也要一些天份,不过最重要的却是不能有过重的患得患 失之心,这是最碍修为的,循序渐进,水到渠成,这才是最要紧的,如果是一心追 求,可能会适得其反,这跟单纯的修练武功又有些不一样。」   严德生和秦艳芬对看一眼,都有所悟,不住的点头。秦艳芬又道:「兄弟,多 谢你的开导,其实能不能成仙成佛,这本来就不能强求,这点道理我是懂的,所以 也不会去刻意营求,倒是我们家既然还要在洛阳待下去,这自卫的能力还是要有的 ,否则你们离开洛阳后,虽然两河三帮都答应保护我们,可是有时远水救不了近火 ,像冬至那晚要不是你们正好在我们家里作客,说不定还胡里胡涂的被他们灭门了 呢,现在想起来还是心里怕怕,所以我和夫君痛定思痛,都下定决心要好好练武, 至少保命和逃命的功夫还是要的。刚才杨兄弟答应传我夫君技击的功法,我也要请 龙姑娘传我一些适合女子修练的技击功法。其实师父她老人家到洛阳来时,就嘱咐 我要向龙姑娘多多讨教,可是我总是不敢启齿,那日与两位师妹谈到此事,师妹说 阿紫妹子成亲之日,要我早一点来,到时再请龙姑娘指点一些功法让我修练,所以 我也要厚着脸皮请龙姑娘教我一些保命功夫。」   小龙女笑道:「秦师姐太客气了,英妹和华妹是跟我提过这件事的,我也一直 放在心上,这些日子来,我特别从所学的功夫中想到一些适合秦师姐修练的功法, 咱们也在饭后好好参详。」   秦艳芬大为高兴,不断的称谢。赵英和赵华听到小龙女这样说,都觉得很有面 子。   阿紫又耐不住了,娇笑道:「严姐夫学大哥哥的功夫,秦姐姐学龙姐姐的功夫 ,以后啊,就可以天天打架,那才好玩呢!」   众人都笑出声。   阿紫又道:「可是啊,你们要小心噢!你们学了大哥哥和龙姐姐的功夫以后不 能在家里打架噢,屋顶都会飞掉的!那天咱们在洛水东滨松林打架,大哥哥和龙姐 姐打架的时候,好大的雷声噢,还有闪电,吓死人了。最好玩的是后来还有三个西 崑仑道长,看到……。」她想到那三个道长看着地上两个大圈圈傻愣愣的样子,吃 吃笑个不停。说完,又去缠赵华,扭着身子道:「华姐姐,我都不想跟别人打架, 改天你再陪我打架好不好?试试功力增加了多少,会不会和大哥哥和龙姐姐一样, 打架的时候会有雷声和闪电。」   赵华一听,也是两眼冒光,她也是想试试自己现在的武功到底精进到了什幺地 步,虽然那日在王屋山与元铫性命相搏,但毕竟不像在洛水东滨松林那样可以将自 己的功夫发挥的淋漓尽致,到龙王庙那天本来又要去松林的,却被那七步仙子搅的 没去成。她心里这幺想,嘴上却取笑阿紫道:「你和大哥哥新婚燕尔,还会想要和 我打架?」   阿紫脸上大红,不依的道:「华姐姐好坏,又笑我啦!」   袁明明笑道:「阿紫妹子的提议很是有趣,咱们改日就再找个地方打个一架, 不过这个地方可不好找。」   众女都是跃跃欲试,阿紫更是高兴的拍手,叫道:「明姐姐好好噢,明姐姐好 好噢!」说着,又皱着鼻子对赵华道:「华姐姐好坏,哼!」   秦艳芬听了她们的说话,于是道:「洛水东滨的松林确是好地方,那里人迹罕 至,不过,我想到还有一个地方更好,那里一般人根本到不了,而且地方空旷,任 你打的天翻地覆,也是无人看到。」   众女都不约而同的问道:「那里?在那里?」   秦艳芬看她们一个个迫不及待样子,不觉好笑,道:「就是邙山。邙山也是在 黄河南岸,它是中原王城的屏障……。」她说到这里,忽然叹了一口气,因为这道 屏障根本没用,要不洛阳现在怎会沦为异族统治,不过这种事还是少说为妙,否则 徒扰人心,所以她又接着道:「邙山是一大片台地,那里有很多帝王将相的陵墓, 进入邙山后,翻过第二个山丘,就可看到一个凹进去的一大片谷地,那里与外界隔 绝,你怎幺打架,都没人看到,而且一般人是进不去的,就算要从山下入口进去, 骑马到那里也要一个整天的时间,所以几乎是没人去的,这种大过年和天寒地冻的 日子,更是连鸟都没有的。」   大家听她说的有趣,都不觉笑出声,又一起看着杨过。赵华娇声笑道:「公子 ,你说好不好?咱们改天就去试试身手,也是一大早就去,再带一些乾粮饮水,说 不定就打他一天一夜,免得饿坏了咱们的阿紫妹子。」   众人笑得更大声,阿紫直跺脚,缠着赵华不依。赵华笑吟吟的道:「好妹子, 我是为你好啊!咱们要準备一些好吃的东西,还可以一边观赏风景呢,那多好玩啊 !」   阿紫这才不闹,还认真的道:「对噢!出去玩,就要带一些好吃的东西,前几 天带的乾粮真的不怎幺好吃,我都瘦了呢!」   众女简直笑弯了腰,差点把桌子都掀翻了,春兰和秋菊还笑出了眼泪。   严德生看到他们一家子这样和乐融融,心中真是羡慕万分,想到自己虽然也是 大小老婆一大堆,和她们相比,那可真是天差地别,美不美貌还在其次,光是每天 勾心斗角、道长论短就让他不胜其烦,那些个小老婆除了不敢在他面前说秦艳芬的 坏话之外,其他个无不私下相互怀忌挟恨,都想把别人轰出门去。他看了秦艳芬一 眼,心想,我就只要这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就好了,那些个小的想个办法都把她们弄 走算了,至少还可以落个耳根清净。   杨过等她们笑闹了一阵,微笑道:「好吧,咱们过几天就到邙山去看看,严兄 和秦师姐要是有兴趣,也就一起去吧。」   秦艳芬笑道:「我也是很想去,不过还是不要拖累你们吧,等我和夫君走到那 里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,你们也已经打完了。待得我和夫君把功夫练好之后,咱们 自个儿去打吧。」   众人听秦艳芬说的实在,也就不勉强,于是又嬉闹了一阵,拿起酒杯,相互敬 酒,高兴的不得了。   喝了好几杯酒后,秦艳芬又笑道:「还有一件事,也是要跟龙姑娘说的。」   小龙女噢了一声,看着秦艳芬。   秦艳芬道:「那日杨兄弟交待重修龙王庙之事,我回去之后,就立刻和夫君商 量,夫君本来是要订个时间邀集乡老们共议的,大年初一那天,那些个主要的乡老 却都不约而同的来家中贺年,夫君就藉这个机会跟他们说了,并说,一万两银子已 经有了,而且也够修庙了,只是为了要让洛河週近的城乡居民都有参与感,所以还 是要发动劝募,募来的和剩下的银子用来作为庙产,以备日后修葺维护之用,那些 乡老大喜过望,都一直感谢我们夫妇呢。」   她说到这里,小龙女很是高兴,笑道:「多谢秦师姐和严姐夫费心了。」   秦艳芬道:「不要谢我们,我们还沾你的光呢。有一位乡老说,他前几天到龙 王庙去,看到庙里的钟竟然无缘无故的毁了半截,他说那是龙王爷显灵,要信徒重 修这座破庙,要是再不修,龙王爷就不来洛水了。」   众人互看一眼,又开始发笑,都觉得好玩极了。   秦艳芬又道:「我当然知道那口钟是龙姑娘不小心毁坏的,可是我就故意问那 位乡老说,你怎幺知道是龙王爷显灵呢?乡老说,那口钟是他的祖父用最上等的凤 州赤铜,调配锡和其它矿物精铸而成,他的祖父是前朝宰相忠肃公虞允文的部下, 忠肃公以前又是岳王爷的属下,忠肃公督师江淮时,曾铸铜炮大破金兵于採石,他 的祖父就是铸炮的高手,解甲归田后,就以铸火炮的法子为这洛水龙王庙铸了那口 钟,他说那口钟就是用火炮去轰,最多也只是打破一个洞,却怎样也不会碎成粉末 的,而且只碎了下半截,那不是龙王爷显灵又是什幺?他们还用大铁鎚敲了半天, 也没敲下半块来。」   众人又惊又讶,想不到那口不怎幺起眼的铜钟还有这样的来历。小龙女又觉得 难过极了,叹道:「我一时无心之失,竟毁了这样一口难得的好钟,真是对不住那 位铸钟的前辈和这洛河一带的百姓。」   秦艳芬笑道:「龙姑娘,你不要难过,好玩的还在后头呢!」   小龙女大奇,这又有什幺好玩的了?   「那位乡老在说完这口钟的故事后,居然兴高采烈的说,这真是天意,真是天 意!我就很奇怪了,这跟天意又有什幺关係了?」   众人也都睁大眼睛听她吹法螺。秦艳芬润润喉,看着大家期盼的大眼睛,得意 非凡。她道:「那位乡老说道,他的祖父在铸完那口钟后不久就去世了,临终前突 然嘱咐儿子,也就是乡老的父亲说,他已经参悟出更好的铸铜配方,龙王庙那口钟 已不是最结实的了,他本来想另铸一口,可是已时不我予,再也没有那种体力和功 力了,而且还说,那口钟传个几百、一千年,应该也是没有问题,除非龙王爷不高 兴,否则也不必换了,说着,就把配方传给了儿子。」   众人都意想不到一口庙里的铜钟竟有这样大的曲折身世,大家都不约而同的看 着小龙女,觉得那日小龙女无意中毁了那口钟,难道真的是龙王爷藉她之手表达不 高兴嘛?   秦艳芬又道:「乡老说,他自己没有承继祖业,但却把铸铜配方保留了下来, 而且也传给了他的儿子,现在他的儿子也已是铸铜高手,可是不敢对外说他会铸炮 ,否则就惨了,早就被徵去……,他的儿子现在也已四、五十岁了,不过铸钟的体 力还是绰绰有余,这位乡老就自告奋勇的表示要捐这一口铜钟。」   众人惊讶不已,这真是太出乎意料之外了。小龙女又是欢喜,又觉得惭愧,道 :「这真是太不好意思了,害得那位……。」   秦艳芬笑道:「龙姑娘不必抱歉,那位乡老高兴得很呢。他说旧的不去,怎有 新的?又说,龙王爷显灵要重修龙王庙,那口铜钟是他们家义不容辞要铸的,否则 怎幺对得起他的祖父,龙王爷也不会高兴,而且又怎能显示他们家的家传绝活?」   众人都觉得实在是有趣极了,也都觉得冥冥中似乎都有定数。   秦艳芬歇了一会儿,又对着阿紫说道:「阿紫妹子,你那日说要为龙王爷塑一 个金身的龙王老婆,我把你说的理由也跟他们说了,想不到竟是立刻获得大家的赞 同,而且个个说好,我是大为奇怪,他们竟然说,龙王爷显灵,说不定也和没有供 奉他的老婆大有关係,所以龙王爷生气了,才会把那口钟毁了。」   众人又都惊讶万分,这真是奇哉怪哉。其实阿紫的说法虽然有些道理,但异想 天开和好玩的成份还是居多,当时大家没有反对,只是觉得无伤大雅,但洛阳一带 的乡老,都是老持成重,望重乡里的有德之士,竟也会一听秦艳芬之言,就毫不迟 疑的同意,连一点争论都没有,也可说是天意了。   阿紫大为高兴,搂着杨过的脖子猛亲,娇笑连连的道:「好好噢,好好噢,龙 王爷有好老婆了。」她高兴了半天,忽然又朝小龙女道:「姐姐,姐姐的先人一定 和龙王爷认识,他是藉姐姐的一阴指来告诉大家说要修庙了。」   小龙女一听,不由得愣了一下,心下有些嘀咕,自己的一阴指那时还是刚练不 久,劲道、火候和準头都还不足,击毁铜钟的那两指虽是竭尽全力所使,但照秦师 姐刚才所说的那口钟是铸炮高手所製,坚固结实自是不在话下,自己的一阴指隔着 十数丈之远,真能在一击之下,就毁得了吗?她看着杨过,问道:「过儿,以我那 时一阴指的功力,真的毁得了那口钟吗?」   杨过不由得失笑,道:「龙儿也相信阿紫的话啊?龙王爷和你的先人是不是旧 识我是不知道,不过你的一阴指击毁那口钟可是千真万确的事。」   众人都又笑个不停。阿紫却不依的道:「大哥哥又笑我啦!」   饭后,杨过和严德生到了内室,由杨过传他技击功法,这个功法需要较大的场 地,所以他们两人就用了内室;小龙女则是和秦艳芬到赵英、赵华的卧房。其余诸 女都在小龙女和袁明明、阿紫的房中,为阿紫打点新娘 ,一边也为自己刻意打扮 一番,以增添喜气。   秦艳芬进房后,对小龙女道:「龙姑娘,我还有一件事刚才没在大家面前说… …。」   小龙女惊讶的道:「那是为什幺?」   秦艳芬道:「那孙小红和方亚云姑娘现在还在我家里,她们昨晚都没回去。」   小龙女啊了一声。秦艳芬叹道:「她们二人一直磨着我带她们来见你们,又说 阿紫姑娘要成亲了,她们都想参加她的婚礼,我一样都没答应,也没赶她们走,只 要她们在家好好练功。」   小龙女道:「请她们来倒也不妨。」   秦艳芬道:「龙姑娘,你的心地好,我是没得话说的,可是你要知道,这些小 姑娘要是再跟你们在一起几天,她们就都不会走了,到时……,除非你和杨兄弟要 留她们,否则还是不要太亲近,这样会害她们的。」   小龙女又啊了一声,想起昨天在嵩山道上遇见的襄儿,那种恍惚无主的神情, 她又难过的想哭。小郭襄和杨过真正的相处也不过是在风陵渡的短短三天,却再也 割捨不了;又想到那个杀人不眨眼的七步仙子辛文静,她和过儿相处也不过是在受 伤之中的三天,十余年来却万里追随;陆无双、程英也是如此,却都害得她们郁郁 一生,而眼前这些妹子,不也是这样吗?要不是当时自己为了追问房中术,强要过 儿娶了她们,这些妹子之中有一半可能就要寻死觅活,还有人要落髮出家。阿紫也 是在京洛道上见到他们这一行人,竟在暗中相随了半个月,捨不得离去。如果让孙 姑娘和方姑娘再和自己一家人相处几天,后果还真难料得很,她自己虽然也喜欢她 们,可是过儿是绝不会同意的,到时可不好收拾了,尤其是孙姑娘在姻缘道上又已 有了好的开始,这可不能不小心注意。她秀眉微皱,轻叹道:「秦师姐顾虑的很是 ,我一时倒也没想得那幺多,唉!过儿还真害人。」   秦艳芬道:「这怎能怪杨兄弟?他又没去招惹谁,只是这些美貌的年轻姑娘看 到杨兄弟这样的绝世人物,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要託付终身,我想我的两位师妹也是 这样的。」   小龙女笑了起来,道:「我也是自己要嫁过儿的,那时郭大侠和郭夫人都反对 ,说是徒弟怎幺可以娶师父为妻,简直是大逆不道,还说会受世人唾骂,可就是他 们的岳父和爹爹黄药师前辈赞成,他说有什幺不可以?谁说教过武功就不能结为夫 妇?所以我一直都很感激黄前辈。」   这段往事秦艳芬以前虽然也依稀听人说过,但这时由小龙女自己亲口说来,还 是觉得很新奇。郭靖和黄蓉都是人所敬仰的当世大侠和女中豪杰,他们也会反对杨 过和小龙女的婚事,这确是想不到的事。   秦艳芬又道:「杨兄弟如果就只你一个老婆,她们这些小姑娘可也不敢癡心妄 想,但现在你为杨兄弟娶了这幺多个老婆,她们也就会以为有了希望,这就很伤脑 筋了。」   小龙女轻叹道:「昨天在孟津见到郭大侠的二姑娘,这郭二姑娘小小年纪,孤 身一人栖栖楻楻行走江湖,为的就是寻找过儿和我,我远远看着她,却又不敢叫她 ,见她浑浑噩噩、茫然无主的样子,真是难过的不得了;还有一位辛文静姑娘万里 追随过儿十几年,另外还有两位和过儿自幼相识的好姑娘,也都还在倚闾相望。我 曾和过儿商量,除了那位辛姑娘心狠手辣……,其他那几位好姑娘,我都劝过儿把 她们留在身边,免得她们终身无靠,……他竟差点和我翻脸,要我永远不可再提… …,唉!这是缘份,我也是无可奈何。」说着,小龙女泫然欲泣。   秦艳芬也是深深叹了一口气,道:「龙姑娘,这真的是无可奈何的事,因缘际 合各有不同,你也不必心有遗憾。杨兄弟没有这个心,你可不要勉强他,杨兄弟爱 你、敬你,你要是真的强他所难,他或许也会勉强接受,但你们一家子就不会像现 在这样和乐了,这一点你可要千万记住。」   小龙女轻轻点着头,道:「这个我是知道的,过儿也是这样说,所以咱们家大 概也是容纳不下别的女子了。」   两女又闲聊了一会,小龙女就正式传授秦艳芬技击功法。   杨过在传小龙女和诸女合气搏击术之前,曾显露了一招克敌的手法,那是精气 神的无上功法,并且还在王屋山用以制住元铫;赵英也曾要求杨过传授一些霸道一 点的功夫,转传给百花宫,弥补百花宫武功先天上较柔弱的特性,以用来保护百花 。小龙女在听了赵英姐妹转告秦艳芬希望她传授功法后,就曾仔细思量,依据百花 宫武功的特性,和秦艳芬的需求,她自创了三招搏击术,并可用掌法、拳法,和剑 法分别施展。   小龙女对秦艳芬细细讲解了这三招搏击术的精义后,又笑着道:「我这几招功 法,其实也是袭用过儿的理念,他说搏击之道,重在去芜存菁,招式变化愈多,破 绽也愈多,最高明的搏击术就是一招克敌,只不过这种功法已超越了武术的範畴, 也只有过儿一人会使,咱们都还没到这种境界。我现在传你的三招,基本道理却是 一样的,如果三招之后,你还是打不过人家,那就要速求自保,以求全身而退,但 照我的估算,当今普天之下,除了郭大侠、郭夫人,和黄岛主、一灯大师、老顽童 周老爷子这几位当世高人之外,要不就是从来没在江湖上露过脸的前辈高人,在非 正道人士之中,只要是一对一,就算你打不赢他,谅他也伤不了你。」   秦艳芬大喜过望,又有些怀疑,道:「龙姑娘,这三招有这幺厉害?」   小龙女笑道:「也不是真的很厉害了,只因你学这些功夫,不是用来闯蕩江湖 ,也不是要和人家去争强斗胜,只是用来防身,所以不需和人家缠斗,三两下就把 对方击退,让他不敢再惹你也就够了。」她说着,又笑了一下道:「为了方便称呼 ,咱们就叫它『龙氏三式』好了,也算是留个纪念。」   秦艳芬甚喜,也知道小龙女讲的是客气话,这三式一定非同小可。那晚在洛阳 居,春兰姑娘也不过是兴之所至,随手传了孙小红姑娘一套从散手变化出来的掌法 ,就已使山河两霸歎为观止,认为那套掌法在江湖上能出其右者已是凤毛麟角,而 小龙女的武学修为又远非春兰所及,而且她是有心传授自己功夫,并早已有了準备 ,所以这三式一定是小龙女自己功夫中的精华,因此秦艳芬学的甚是用心,小龙女 也不厌其烦的详加讲授,并一一试招、套招,还特别找到了春兰和秋菊以前所用的 长剑,分别以掌法、拳法、剑法演练,一直到秦艳芬心领神会,再无不明之处,两 人这才罢手。   秦艳芬像是突然迈入了另一个武学领域,她有些感慨的道:「龙姑娘,武学真 是浩翰无涯,我从来没有想到看来这幺简单的招式竟有这样大的威力,如果易地而 处,要我和这三式对敌,我是一筹莫展,只有乖乖俯首认输。」   小龙女笑盈盈的道:「这三式外表上看来虽是简单,如无心法配合,那是毫无 用处的,所以在看过你的招式后,就算依样画葫芦的照学也是无用,就像过儿演练 他那一招克敌的功夫时,咱们都看得清清楚楚的,而且看了好几遍,就是躲不过, 我这三式的道理也是一样的。」   秦艳芬欢喜万分,她喜孜孜的道:「不知杨公子会传我夫君什幺功法?」   小龙女笑道:「照我的推测,过儿传给严姐夫的功法也是和这三式大同小异, 只不过阳刚威武一些,因为严姐夫是武举人的底子,过儿一定会依他的特长加以充 分发挥,待得严姐夫将内功根基扎稳,再佐以房中术的修练,三、五年后,你二人 一刚一柔,相得益彰,就算是要称霸京洛武林,也容易得很。」   秦艳芬笑的花枝招展,道:「这个我可是不敢想,也没这个兴趣,只要安安稳 稳过日子就好了。」   说着,她又有些好奇的道:「龙姑娘,你们的功夫是愈练愈精了,也就是愈来 愈返璞归真了,就像这样三招两式就可天下无敌了,可是刚才阿紫和几位妹子怎幺 都吵着要打架呢?」   小龙女笑道:「练武的人到了相当的功力,就会有找不到对手,和有力无处使 的感受,所以时时都会想要找个旗鼓相当的人打架。那日宫主李前辈见到过儿,她 也是找了各种理由非要和过儿打一架不可,第一次没打过瘾,后来又要过儿再陪她 拆了三百多招,她才心满意足,那时也真是打得天昏地暗,咱们旁观的人也都大呼 过瘾。所以啊,真正的高手,如果没有对手也是很寂寞的。」   秦艳芬听的睁大着眼睛,也有些心嚮往之。她道:「可是,龙姑娘传我的功夫 就只三式,那不是一下子就打完了吗?」   小龙女嫣然笑道:「打架可不能拿真功夫出来,大家都是用大开大阖的大动作 身法,目的只是舒发精力,又不是比输赢。那日咱们七个姐妹在东滨松林打混战, 也是打得天昏地暗,真是好玩得很。」   秦艳芬啊了一声,道:「那我以后大概就像阿紫说的只能和夫君对打了。」说 着,脸上涌起无限的甜蜜。   婚礼时,严德生麵糰团,笑容可掬的权充讚礼,杨过一身喜服站在喜堂前等候 ,秦艳芬陪在他的身旁,充当喜娘。喜桌上红烛高烧,喜气洋洋,十几个婢僕都衣 履光鲜,欢天喜地的在喜堂两侧观礼。   严德生看看吉时已到,看了秦艳芬一眼,又和杨过点了点头,高声礼讚道:「 杨周府大喜,吉时已到!」   礼讚声传出不久,忽然厅门口霞光万道,严德生和秦艳芬都觉得一阵目眩,睁 眼看去,只见小龙女和袁明明等六女,像是众星拱月似的簇拥着一身大红新衣的阿 紫从厅门口进入喜堂。   阿紫凤冠霞帔,头罩红巾,环珮叮噹,真是「虹裳霞帔步摇冠,钿璎纍纍佩珊 珊」,说不尽的雍容华贵。小龙女等六女却都是一袭素白宁绸连地长裙,腰繫同色 宽带,衬托着颈上所挂的那串耀眼发光的宝石项练,每人颜色不一,竟点缀出万道 霞光,个个有如瑶池仙子。阿紫面上虽然罩着红巾,但项胸之间,也露出一颗硕大 的紫色宝石,与其它六颗宝石交互辉映,整个喜堂有如仙境。   严德生、秦艳芬都同声讚叹,厅中的婢僕们更是惊呼出声,几位年长者还不住 的合掌喃喃唸佛。   众女将阿紫簇拥到杨过身边后,就分别站在喜桌两边,面对着她们。秦艳芬则 走到阿紫身边扶着她,轻轻的道:「好妹子,恭喜你了。」阿紫的身子有些微微颤 抖,竟紧张的说不出话来。   严德生见大家都已站定,先朗声唸了一段颂词,然后高唱道:「一拜天地!」   秦艳芬扶着阿紫,和杨过一起转身朝外跪拜,拜罢起身后,又转向喜桌。   「二拜高堂!」   喜桌正中平铺着一张信笺,那是阿紫的父母上次传来亲笔所写的书信,权充高 堂在座。这是赵英的主意,大家都认为很好,所以新人就对着那张花笺行了跪拜礼 。   「夫妻交拜!」   秦艳芬又扶着阿紫和杨过对拜。两人拜罢,小龙女等纷纷上前道贺。阿紫鸣咽 不止,抱着小龙女和众女不住的亲吻,遮面的红巾一下子就被泪水沾湿了一大片。   严德生很会掌握气氛,他见阿紫的心情很激动,可不能让她过了头,于是高唱 道:「送入洞房!」   众女都欢呼一声,拥着杨过和阿紫进了洞房。严德生则赶紧指挥婢僕整理大厅 ,準备酒席。杨过曾经吩咐在厅中设两桌喜宴,一桌是他们自己一家人和严德生夫 妇,另一桌则是家中的婢僕,也请他们一同分享喜庆。众婢僕都兴奋极了,因为在 那个时代能与主人平起平坐,那可是莫大的荣耀。   洞房中闹了一个天昏地暗,秦艳芬也因为今天精神欢畅,又恢复了青春,又学 了一身武功,所以特别起劲,她的点子又多,逗得阿紫和众女笑的没有停过。杨过 倒是老神在在,反正大家要怎幺整他,他就逆来顺受,有时三言两语就矇混过去了 ,大家也是一团高兴。   喜酒一直喝到时近三更,秦艳芬才拖着大着舌头的严德生回家。严德生满脸通 红,笑容一直没有歇过,嘴吧也没停过,不是在讲话,就是在吃东西,看样子他好 像比杨过还兴奋。   这也难怪,其实严德生今天也像是娶了一个新媳妇一样,这个大老婆因为能干 得很,里里外外都给他照顾的好好的,是他的得力帮手,也因为这样,所以平时对 她可是又敬又畏,当然也是很爱她的,只不过除了爱之外,内心深处却也有些怕怕 的,惟恐因有冒犯,惹的她不快,虽然这种事情从来没发生过,但严德生却有这种 顾忌,可是今天这个老婆不但变得貌美如花,娇艳可爱,更是对他柔情似水,所以 他的心内真是说不出的高兴和得意,尤其是杨过传了他一套威力无匹的拳脚功法, 又把原先传他的内功心法加入了房中术,将来活龙神现那是指日可待。他在回家的 路上,把秦艳芬搂得紧紧的,又把自己的外袍罩在她的身上,深怕她受到风寒,倒 像是一对蜜里调油难捨难分的小情侣。   严德生涎着脸道:「艳芬,我们试一下都不行啊?」   秦艳芬当然听得懂他的话,她温柔的暱声道:「夫君,我也是很想的,可是我 们一定要下大决心克制,只要熬过这半年,虽然我们将来不一定也能和杨公子他们 一样成仙,可是这下半辈子一定是可以过得逍遥自在,如果一时忍不住,不但前功 尽弃,毁了我们自己,也对不住杨公子和龙姑娘他们一番心意,以后也没脸见他们 了。」   严德生悚然一惊,酒意退了大半,他把秦艳芬又搂紧了一点,叹道:「艳芬, 我娶了你这个老婆,真是前世修来……,你说的对,我们一定要下定大决心,这半 年无论如何要熬过去,而且我还要苦练杨兄弟传我的功夫,再过个几年,我们多了 一些积蓄,就把铺子收了,把家中老少安顿好,我们也学杨兄弟他们,也来遨游四 海,过那神仙日子,艳芬,你说可好?」   秦艳芬喜出望外,娇声的欢叫道:「夫君,你是说真的?那真是太好了!」   严德生认真的道:「当然是真的,我从一开始认识杨兄弟他们,就很羡慕了, 可是那时我们没有这个本事,出门在外,不比在洛阳本地,所以我也不敢想,不过 ,现在我们都已有了足以防身的功夫,我想天下虽大,那里我们都可去得,所以这 个心愿应该是可以达到的。」   秦艳芬很是高兴,她也紧抱着严德生,柔声道:「夫君,你这个想法很对,我 们也不年轻了,不像一般的小伙子,学了一些武功皮毛,就想闯蕩江湖,扬名立万 ,说起来真是危险万分,到时死在那里都不知道。」她顿了一下,又道:「夫君, 我师妹劝我,乘你坐关练功期间,準备丰厚的 奁,把家中那些侍妾都遣散,由她 们自行另觅良配,不愿离去的,也应是真正对你有情义的好姐妺,我们就欢欢喜喜 的将她们留下来,好好的相待。我本来也是想在过年后和你商量的,不知夫君的意 思如何?」   严德生大喜,忙道:「艳芬,我也正有这个意思,只是她们跟了我几年,不管 怎样,总是说不出口,你这样说正合我的心意。」   「夫君说的是真心话?」   严德生正色的道:「艳芬,我一点都不骗你,虽然一大家子也是很有乐趣,可 是这些女子勾心斗角,儘说别人坏话,我是不胜其烦,还好有你压得住她们,也从 没人敢说你半句,否则我早就一股脑儿都把她们赶走了。」   秦艳芬有些感慨的道:「夫君,你这样说,我是很高兴的,我是怕你误会我这 个大老婆吃醋,才会动脑筋把她们遣走。」   「不,不,我绝没有这个意思!」   「夫君,我是不会吃醋的,我虽然比不上龙姑娘那样宽宏大量,可是也不会因 为你多娶几个小的就心有不忿,这件事,实在是我那两位师妹的好意,她们说,夫 君在获得杨公子所传的功法后,平凡女子再也不能承受你的宠爱,如果和你相好, 她们不但老得快,而且连寿命都会缩短,这样反而害了她们,所以才要我设法遣走 她们,可是又怕你误会我是……。」   严德生大为惊讶,道:「竟有这样的事?」   秦艳芬轻声道:「夫君,你没有深一层去想,这个道理其实一听就懂的。」她 娇笑了一声,道:「这男女相好,本是最耗真元的,但咱们百花宫的房中术却把这 种最耗真元的本能行为,转化为阴阳互补的修真功法。我师父把这套功法传给了杨 公子,杨公子聪明绝顶,又自行创出更高明的功法,你看,我的两位师妹和袁姑娘 她们,嫁给杨公子也只是半年多的时间,但她们不但武功一日千里,更成了半仙之 体,这全是房中术之功,所以这门功法一定是要和有内功基础的女子同修。阿紫姑 娘就是因为要重扎内功根基,才会延到今天才成亲,否则一经破身,她就无法修练 更高深的武学了。而一般平凡女子,在你练过房中术之后,一经相好,她不能运用 还精之法,必定是大洩而不补,三、五年,或是在更短的时日,就会极速衰老,甚 至一命归阴。所以等你坐关满期后,我们家中的那些姐妹,你是不能再去碰的,更 不能和不明来历的女子相好。」   严德生张大着嘴吧,吶吶不能出言,但他知道秦艳芬说的是对的。   秦艳芬娇笑道:「夫君,你放心,等你功夫练成后,只要有好的和适合的女子 ,我是一定会为你物色的,我们家也不怕多一个人吃饭。」   严德生摇着手道:「艳芬,不用了,我只要你在身边就好了,真的,我不是违 心之论。」   秦艳芬笑道:「我也知道你这是真心话,不过,我说的也是真心话。只不过, 将来要为你物色好的女子,可不像以前那幺容易,那是要凭缘份了,既不能用买的 ,也不可能寄望别人送你了。」   她笑着道:「真有这样的缘份,我也会学龙姑娘,我甘愿让出这个正室的名份 ,与那些好姑娘分享,大家不分大小,也是姐妹相称,一生为伴。」   严德生睁大着眼睛,简直不敢相信,他吶吶的道:「艳芬,这岂不太委屈你了 ?」   秦艳芬正色的道:「夫君,我讲的都是由衷之言,承你不弃娶我为妻,这些年 来我们同甘共苦,这种缘份是几世修来的,我们都要好好珍惜,未来的日子更要好 好的过,能有多几个人作伴,那就更添福气,也才不枉了这一生。」   严德生大是感动,他搂着秦艳芬感性的道:「艳芬,你真是太好了,其实我有 你一个老婆已经是心满意足了,你也不必刻意去替我物色什幺女子。」   秦艳芬柔顺的点点头,道:「我知道,这是不能强求的,就顺其自然吧。」   严举人和秦师姐走后,杨过带了众女特别到众婢僕的那桌敬酒。杨过举着杯子 道:「张老伯,各位大叔,各位姐妹,这些日子以来,大家对兄弟和内人的照顾帮 忙,真是太感谢,兄弟就以这杯酒谢谢大家。」   众婢僕大感荣幸,家中婢僕之长的张老伯,巍巅巅的端着酒杯,道:「公子, 恭喜公子,恭喜各位夫人,小人们侍候公子这些日子,也没有寸尺之功,却时蒙赏 赐,爱护有加,今日公子大喜,也只能用这杯酒祝贺公子,祝公子和各位夫人白首 偕老,子孙满堂。」   杨过和众女甚喜,纷纷都喝了酒。   小龙女笑着道:「今日是阿紫妹子大婚,这个小姑娘成天吵着你们不休,也难 得大家都能容忍她,现在她终于嫁人了,也应该会收收性了。」   阿紫娇羞着脸道:「各位伯伯、叔叔,还有各位姐姐、妹妹们,真对不住你们 ,这些日子真的很吵你们呢!」   众婢僕都异口同声的道:「夫人言重了,夫人言重了!」   张老伯又道:「夫人真的言重了。阿紫姑娘,不,阿紫夫人,咱们都是敬爱的 不得了,大伙只要看到她高兴,真比自己高兴还要高兴。」   阿紫真的很是高兴,黏着杨过,笑个不停,杨过也很高兴。说实在的,他们这 家人在这里住了半年多,除了每日三餐和打扫内外院子厅室之外,别的也真的没麻 烦过这些婢僕,连衣物也没要他们清洗,就只阿紫有事没事的去逗逗他们,主要也 是因为那段练功期间,心理压力大,除了缠杨过和众女之外,也跟他们闲扯一番

0% (0)
0% (0)